當前位置:首頁(yè)  追夢(mèng)人

倪陽(yáng):矢志三十六載 匠筑理想之城

時(shí)間:2024-06-04供稿單位:黨委宣傳部瀏覽量:11

分享到

【人物簡(jiǎn)介】倪陽(yáng),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、享受?chē)鴦?wù)院特殊津貼專(zhuān)家,廣東省特支計劃杰出人才,現為華南理工大學(xué)建筑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,建筑學(xué)院博導,英國皇家建筑師協(xié)會(huì )RIBA榮譽(yù)會(huì )員,廣東省注冊建筑師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。獲“當代中國百名建筑師”稱(chēng)號,首屆“國家卓越工程師團隊”“全國高校黃大年式教師團隊”核心成員;其設計作品獲國際、國家、省部級重要設計獎項90余項。倪陽(yáng)以關(guān)聯(lián)設計點(diǎn)亮建筑低碳適候新路徑,為我國雙碳戰略及城市建筑的科學(xué)發(fā)展做出突出貢獻,是嶺南建筑新一代領(lǐng)軍人才。

5月30日,中國教科文衛體工會(huì )發(fā)布首屆“全國科創(chuàng )名匠”名單,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、華南理工大學(xué)建筑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倪陽(yáng)入選。此次選樹(shù)宣傳活動(dòng)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、面向經(jīng)濟主戰場(chǎng)、面向國家重大需求、面向人民生命健康,突出創(chuàng )新和匠心,聚焦戰略性新興產(chǎn)業(yè)和未來(lái)產(chǎn)業(yè)、注重遴選扎根科研和生產(chǎn)一線(xiàn)、解決“卡脖子”難題的工匠人才。

匠,意指靈動(dòng)、巧妙,或在某一方面有突出成就的人。名匠,更是要在其專(zhuān)業(yè)領(lǐng)域內達到頂尖水平,被大家廣泛認可。華南理工大學(xué)建筑設計研究院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華工設計院)總建筑師倪陽(yáng),正是這樣一位被譽(yù)為“兼具藝術(shù)家靈動(dòng)與學(xué)者從容”的名匠。


成長(cháng)時(shí)扎根大學(xué),長(cháng)成時(shí)設計大學(xué)

倪陽(yáng)出生在大學(xué)校園,一直也生活在大學(xué)里。他從小酷愛(ài)寫(xiě)字畫(huà)畫(huà)。高考時(shí),父親把他的畫(huà)拿給清華大學(xué)建筑系畢業(yè)的六叔看,六叔覺(jué)得他思想活躍,筆頭功夫不錯,建議他去讀建筑。就這樣,倪陽(yáng)報讀了華南工學(xué)院(1988年更名為華南理工大學(xué))建筑系。

初學(xué)建筑的倪陽(yáng)對建筑學(xué)有著(zhù)濃厚的興趣,本科期間成績(jì)獨占鰲頭,設計課更是常常滿(mǎn)分,是第一個(gè)獲全國大學(xué)生建筑設計競賽一等獎的華工學(xué)生,并以系第一的成績(jì)畢業(yè)?;叵氘斈甑那髮W(xué)經(jīng)歷,倪陽(yáng)意猶未盡:“我至今沒(méi)有發(fā)現比建筑學(xué)更適合我的學(xué)科。建筑學(xué)很有意思,是人文與科技的結合,除了感性還要有理性,需要很廣的知識面?!?/p>

畢業(yè)時(shí),恰逢佘畯南、莫伯治兩位嶺南建筑泰斗在華工設計院聯(lián)合招生,他以?xún)?yōu)異成績(jì)考取兩位大師的研究生。畢業(yè)后,在何鏡堂院長(cháng)的力邀下,他留在院里工作。

倪陽(yáng)笑稱(chēng),自己這輩子都沒(méi)離開(kāi)過(guò)大學(xué),仿佛是從出生就注定要走的路。這些經(jīng)歷也在他心中埋下一顆設計大學(xué)的種子。所以當2018年華南理工大學(xué)廣州國際校區設計招標時(shí),倪陽(yáng)毫不猶豫地報名并憑借過(guò)硬的技術(shù)方案一舉中標。

廣州國際校區

為達到“既要體現在地國際化辦學(xué)理念,又要體現新舊校區的傳承”的要求,倪陽(yáng)和團隊成員走訪(fǎng)并調研了不少?lài)鴥韧獯髮W(xué)校園,最終決定以“合璧”理念進(jìn)行布局?!叭A工老校區歷經(jīng)近百年風(fēng)雨,積淀著(zhù)深厚的歷史文化。采用‘合璧’除了是對國外大學(xué)街區網(wǎng)格化布局的‘在地轉譯’外,也是延續和回應華工老校區的空間基因,這種模式正好契合廣東地方傳統民居的梳式結構?!蹦哧?yáng)解釋道。

基于廣州國際校區的位置和氣候,在采用隔熱、通風(fēng)、采光、防潮等傳統嶺南建筑設計手法外,在拔風(fēng)井、立面遮陽(yáng)等設計中,倪陽(yáng)團隊還運用現代技術(shù)手段實(shí)現綠色節能低碳。同時(shí),倪陽(yáng)很注重建筑的空間節奏,將人的活動(dòng)和空間布局結合起來(lái),形成情緒收放。

倪陽(yáng)認為大學(xué)是最理想的人居環(huán)境。他借鑒劍橋大學(xué)的布局,將廣州國際校區地塊原有的坑塘、水渠整合,構建自然濱水帶,“我想,以水系帶動(dòng)整個(gè)校園是很柔和、浪漫的事。學(xué)院區放在河南邊,生活區放在河北岸,還有豐富的庭院、草地、濱水空間,在河上通過(guò)幾座橋的設計,讓師生們在行走、觀(guān)景、交流等活動(dòng)中不期而遇。在瑯瑯的讀書(shū)聲與鳥(niǎo)語(yǔ)花香的二重奏下,最朝氣的年輕人在里面生活著(zhù),這種安靜與活潑的耦合特別有意思?!?/p>

在倪陽(yáng)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廣州國際校區的“中西合璧”實(shí)現了歷史傳承、時(shí)代技術(shù)、地域氣候、人文活動(dòng)等多維度的耦合,很好地詮釋了他提出的“新嶺南建筑關(guān)聯(lián)設計”理論。

倪陽(yáng)在工地現場(chǎng)勘察


像粵菜廚師般烹制出建筑的“鮮甜”

談起“關(guān)聯(lián)設計”,倪陽(yáng)喜歡以粵菜烹飪類(lèi)比:“有一位粵菜廚師跟我說(shuō),粵菜講究保留食材原始味道,其精髓是通過(guò)對鹽的運用,利用味覺(jué)整體的關(guān)聯(lián)性吊出食材的鮮和甜。真正考驗粵菜廚師的,是對鹽的拿捏?!边@引發(fā)了倪陽(yáng)的思考,他發(fā)現這恰是“關(guān)聯(lián)設計”的內在邏輯。廚師在烹飪中把握新鮮食材與鮮甜口味間的內在聯(lián)系,使用“鹽”將其顯化,建筑師在設計中把握建筑與時(shí)間、地點(diǎn)、人的活動(dòng)間的內在關(guān)系,使用設計手法把這些靜謐的關(guān)聯(lián)調度起來(lái),恰如粵廚對“鹽”之琢磨。

然而“關(guān)聯(lián)設計”的理念,并非在一朝一夕間誕生。

倪陽(yáng)認為,一方面是深受導師們的影響。在攻讀碩士學(xué)位期間,佘畯南和莫伯治兩位院士的悉心指導,讓倪陽(yáng)的水平突飛猛進(jìn)。在工作后,他又攻讀了何鏡堂院士的博士學(xué)位。談起老師們的指導,倪陽(yáng)充滿(mǎn)感激:“佘老師在設計時(shí)對人在建筑里的空間關(guān)系特別關(guān)注,強調以功能主義做設計,莫老師則對嶺南的氣候、環(huán)境與建筑間的關(guān)系有獨特見(jiàn)解,還有何老師所提出的‘兩觀(guān)三性’理念,都深深地影響著(zhù)我??梢哉f(shuō),沒(méi)有老師們的培養,就沒(méi)有我的今天?!?/p>

另一方面,則是倪陽(yáng)的積累和沉淀。36載工作生涯里,他主持或合作主持了大量具有影響力的作品,包括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擴建工程、上海世博會(huì )中國館、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、華南理工大學(xué)廣州國際校區和逸夫人文館、廣州國際會(huì )展中心、珠江新城西塔、廣州文化館新館、福建晉江會(huì )展中心、南京城墻博物館等。這些作品充分體現了他作為建筑師對人文環(huán)境條件的考量,以及對社會(huì )的責任和擔當,“關(guān)聯(lián)設計”理念也在這些作品的設計中萌芽、成型、實(shí)踐。

珠江新城西塔

比如在珠江新城西塔原來(lái)的設計方案中,三角形的西塔只有一面對著(zhù)珠江?!拔魉椛涞囊暰€(xiàn)以及空間區域,在于更加廣闊的城市結構之中?!庇谑?,倪陽(yáng)建議把西塔順時(shí)針“轉身”75度,以獲得更多的景觀(guān)面積和向陽(yáng)面積。最終,他成功說(shuō)服了英方設計師,這一旋轉,不僅使得原本略顯板直的沿江立面變得富有層次感,而且為西塔增加了近9萬(wàn)多平方米的向江面使用面積。此外,西塔的整體結構是一個(gè)斜交的網(wǎng)狀的梁柱體系,倪陽(yáng)帶領(lǐng)團隊通過(guò)設計改良,將原有節點(diǎn)進(jìn)行優(yōu)化,使建筑既符合標準,又節省了約1.2億元的建造投入。

經(jīng)過(guò)一路的積累和沉淀后,在大家眼里,倪陽(yáng)早已功成名就,然而此時(shí)他卻刻意放慢了腳步。他回憶道:“雖然各方對我作品的反饋都不錯,也獲得了一些獎項,但我還是會(huì )有迷茫,不知道過(guò)去的方向走得對不對、未來(lái)該怎么走?!睘榱苏业酱鸢?,2011年,倪陽(yáng)選擇前往哈佛大學(xué)進(jìn)行為期一年的訪(fǎng)學(xué)。他回憶道:“主要是拓寬一下自己的思路。在訪(fǎng)學(xué)期間光是講座我就聽(tīng)了150多場(chǎng),通過(guò)與老師、同學(xué)們的交流,完善知識體系中的漏洞?!?/p>

倪陽(yáng)在國際會(huì )議做講座

有一次,倪陽(yáng)求教于哈佛大學(xué)設計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皮特·羅。對方說(shuō):“你做的東西太注重美,可能是你從小的訓練造成的,你應該更注重一些有趣的東西?!边@引發(fā)了倪陽(yáng)的思考,在做設計的時(shí)候,更多考慮的是建筑的趣味性,而不是單純說(shuō)好看還是不好看,“好的建筑,你進(jìn)入它的空間,在里頭參觀(guān)走動(dòng)的時(shí)候,可能會(huì )感覺(jué)環(huán)境跟你產(chǎn)生一些聯(lián)動(dòng)的作用,會(huì )吸引你不斷的走下去?!?/p>

就這樣,在他證和學(xué)習中,倪陽(yáng)對自己的設計理念更加堅定。在2021年4月的第五屆“U7+Design中青年建筑師設計論壇”上,倪陽(yáng)發(fā)布新書(shū)《關(guān)聯(lián)設計》,歸納提出“關(guān)聯(lián)設計”理念,即在現代建筑創(chuàng )作中,回歸建筑的原點(diǎn),通過(guò)對“時(shí)、地、人”三個(gè)維度的關(guān)聯(lián)性思考,發(fā)現它們與建筑之間無(wú)聲的關(guān)聯(lián),探索建筑內在的生成邏輯,并用建筑語(yǔ)言來(lái)回應,指導理性設計,實(shí)現理性與人文自然的自洽。這是倪陽(yáng)在設計理論上的重要里程碑。


因為熱愛(ài),所以篤行不怠

在華工設計院工作的36年里,倪陽(yáng)遇到過(guò)很多誘惑,特別是在九十年代末和本世紀初期,房地產(chǎn)開(kāi)發(fā)如火如荼,像他這樣的建筑設計專(zhuān)家非常受青睞,高薪聘請他的公司比比皆是。面對這些,倪陽(yáng)不為所動(dòng)。他說(shuō):“我和華工設計院是互相促進(jìn)的過(guò)程。華工設計院給予了我取得成績(jì)的機會(huì ),我通過(guò)自己的付出,盡力推動(dòng)華工設計院往更好的方向發(fā)展。所以,留在設計院能在更大程度上實(shí)現自我的價(jià)值,并能更多地幫助他人、回報社會(huì ),甚至讓學(xué)生們可以站在我們肩上繼續發(fā)展,這是挺有意義的一件事?!?/span>

帶著(zhù)這一份篤定,倪陽(yáng)打造了“產(chǎn)學(xué)研+”人才培養平臺,培養了一批具有社會(huì )責任感、在建筑領(lǐng)域發(fā)揮中堅力量作用的優(yōu)秀學(xué)生,一流科研與一流教學(xué)都在他身上得到充分體現。在倪陽(yáng)工作室里,學(xué)生們總是親切地稱(chēng)呼他為“倪老師”。博士生邱越感慨道:“倪老師經(jīng)常教導我們:凡事都不要只是試試看,要做就要做到最好,不然就不做。在這種嚴謹求精的態(tài)度下,老師工作很投入,常常工作到很晚,哪怕是周末和節假日都會(huì )經(jīng)常和大家交流、分享,鼓勵大家多思考、觀(guān)察和做方案設計。他在工作和生活中的言傳身教,也深深地影響著(zhù)我?!?/span>

倪陽(yáng)與畢業(yè)學(xué)生合影

當被問(wèn)及,工作這么多年是怎么堅持下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倪陽(yáng)說(shuō):“因為熱愛(ài)!我本身就樂(lè )在其中。所以晚上十一點(diǎn)后,我一般不敢想設計的事,一想到設計就很容易興奮,到凌晨一兩點(diǎn)腦子里都是設計的事情?!?/p>

歲月不改真本色,現在的倪陽(yáng)依舊懷揣著(zhù)對專(zhuān)業(yè)的熱愛(ài),充滿(mǎn)朝氣與熱情。正因為他的執著(zhù)與堅持不懈,他超越設計征途中的每一個(gè)難處,在建筑藝術(shù)的殿堂里探索前行?!拔蚁攵嘧鳇c(diǎn)設計,為社會(huì )做點(diǎn)事,就這么簡(jiǎn)單?!?/p>

匠人匠心,擇一事,終一生。在這個(gè)被稱(chēng)為“卷王之王”的行業(yè)里摸爬滾打數十年,也有人問(wèn)過(guò)倪陽(yáng):“如果時(shí)間倒流,讓你重新回到1981年高考后填志愿的夏天,你會(huì )選擇什么學(xué)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?如果再給你一次選擇職業(yè)的機會(huì ),你會(huì )選擇什么行業(yè)?”

倪陽(yáng)毫不猶豫地回答道:“如果時(shí)間重來(lái),我還是會(huì )跟那個(gè)帶著(zhù)些許稚氣和懵懂的少年說(shuō),選擇華南理工大學(xué)建筑系,以后做一名建筑設計師!如果做一件你不喜歡的事,還要做三十多年,是特別痛苦的。但當我拿起筆寫(xiě)寫(xiě)畫(huà)畫(huà)的時(shí)候,是很喜歡、很享受的感覺(jué)?!?/p>



《追夢(mèng)人》第26期

文字:梁綺琪

圖片:華工建筑設計研究院

編審:盧慶雷 許穎

總策劃:鄒浩

返回原圖
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