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發(fā)布

專(zhuān)題熱點(diǎn)

理論學(xué)習

追 夢(mèng) 人

新媒體說(shuō)

當前位置:首頁(yè)  媒體華園

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網(wǎng):馬克思主義中國化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學(xué)理化闡釋

時(shí)間:2024-06-28供稿單位:黨委宣傳部瀏覽量:12

分享到

中國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網(wǎng)6月27日文章(作者 涂浩然,單位系華南理工大學(xué)馬克思主義學(xué)院 李怡,系華南理工大學(xué)馬克思主義學(xué)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)在慶祝中國共產(chǎn)黨成立100周年大會(huì )上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正式提出,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“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相結合”,即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。這個(gè)創(chuàng )新理論準確把握了國際國內大勢,順應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(jìn)程,是讀懂中國式現代化、人類(lèi)文明新形態(tài)的一種方法。它從中國歷史深處走來(lái),找準了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的契合點(diǎn),激活了傳統文化的生命力,助推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飛躍,必將為新時(shí)代治國理政提供政治智慧,為他國推進(jìn)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有益借鑒。

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歷史邏輯

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,是對我們黨推進(jìn)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歷史經(jīng)驗的高度凝練,是對中華文明發(fā)展規律的深刻把握?!暗诙€(gè)結合”的理論品格和鮮明特質(zhì),既體現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底色,又意蘊著(zhù)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積淀。馬克思主義理論,其原有表現形式帶有濃厚的西方色彩。如何才能將帶有西方色彩的表現形式轉化為中國民眾喜聞樂(lè )見(jiàn)的形式,這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進(jìn)行革命經(jīng)驗總結時(shí)思考的問(wèn)題。1930年,毛澤東同志在《反對本本主義》中提出,必須把馬克思主義的“本本”同我國的實(shí)際情況相結合,不能照搬,孕育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命題。1942年,毛澤東同志指出,“我們要把馬、恩、列、斯的方法用到中國來(lái),在中國創(chuàng )造出一些新的東西?!边@里的“創(chuàng )造出一些新的東西”的模糊表述,在實(shí)踐基礎上日趨顯性地被總結為“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(shí)際相結合”,即“第一個(gè)結合”。事實(shí)上,“中國具體實(shí)際是中國‘歷史傳統’的當代呈現”,這意味著(zhù)中華民族歷史文化傳統也包括在內。就這個(gè)意義而言,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內嵌于“第一個(gè)結合”之中。黨的十八大之后,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在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自信、理論自信、制度自信的基礎上提出了文化自信,為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重塑?chē)艺J同與社會(huì )共識奠定了堅實(shí)的文化基礎。顯然,“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走出來(lái)的,也是從五千多年中華文明史中走出來(lái)的”?!暗诙€(gè)結合”的提出,極大地拓展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的新方向、新內涵、新空間。將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上升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的一個(gè)根本原則,邏輯自洽地闡釋了今日中國之治。這是我們黨在探索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中得出的規律性認識,體現了我們黨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發(fā)展規律認識的全面深化,以及對中華文明發(fā)展規律的高度自覺(jué)和深刻把握。

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內在機理

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提出,一方面是要讓馬克思主義實(shí)現中國化,另一方面是要讓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實(shí)現現代化,讓經(jīng)由二者結合而形成的新文化成為中國式現代化的文化形態(tài)。就這個(gè)意義而言,馬克思主義“魂脈”與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“根脈”之間的相輔相成,意蘊著(zhù)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內在機理。

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普遍性適用是以實(shí)際條件為前提的。五四新文化運動(dòng)時(shí)期,中國最大的特殊性實(shí)際莫過(guò)于貫穿幾千年歷史的傳統文化。這意味著(zhù)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勢必會(huì )與中華傳統文化發(fā)生碰撞與關(guān)聯(lián),以及在差異中尋找交集;而交集的多少和效果則決定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實(shí)現程度。近代中國是一個(gè)農業(yè)大國,“中國的革命實(shí)質(zhì)上是農民革命,……大眾文化,實(shí)質(zhì)上就是提高農民文化”。因此,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和民族化,滿(mǎn)足農民為主體的革命利益,需要立足中國國情,借助中華傳統文化。為此,“它既要超越舊有文化的局限,又要根植于中國幾千年傳統文化的土壤”,吸取其中的素材和養分,轉換成普通民眾通俗易懂的語(yǔ)言、典故和哲理。一旦大多數群眾接受和掌握馬克思主義,就會(huì )自發(fā)地運用這種理論,從而創(chuàng )造出更大的物質(zhì)力量和精神力量。就這個(gè)意義而言,以群眾所喜愛(ài)的舊形式來(lái)反映新內容是必要且合乎邏輯的。因此,用中華傳統文化的形式來(lái)表述馬克思主義的科學(xué)內涵,創(chuàng )造性地達成了二者作為形式與內容的統一。由此可見(jiàn),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的結合,既是為了適應中國國情的需要,也是為了改造適合其中國化之后生存的文化環(huán)境的需要。

1840年,鴉片戰爭開(kāi)啟的“三千年未有之大變局”,對中國的政治、經(jīng)濟和文化都產(chǎn)生了重大的沖擊。在歷經(jīng)“師夷長(cháng)技以制夷”的“洋務(wù)運動(dòng)”和“中體西用”的“戊戌變法”之后,中國的先進(jìn)知識分子將國家的落后歸咎于文化。他們試圖通過(guò)反省傳統文化的弊病,革除或改造其中不可取的成分來(lái)尋求中國文化的出路和中華民族振興的方案,從而重拾一度失去的文化自信。隨即中國的先進(jìn)知識分子紛紛向西方學(xué)習,但各種文化思潮都不能幫助中華傳統文化完成現代轉型。就在中國人對西方文明失望至極之時(shí),馬克思主義在中華大地廣泛傳播,也因此引發(fā)了中華傳統文化的現代化轉向。這一時(shí)期,陳獨秀、李大釗等早期馬克思主義者嘗試“以俄為師”,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來(lái)改造中國文化,徹底結束了洋務(wù)運動(dòng)以來(lái)向西方學(xué)習以實(shí)現民族振興的歷程。他們在批判中華傳統文化對封建統治愚忠的過(guò)程中,以新道德代替舊道德,以新文學(xué)反對舊文學(xué),提倡“德先生”和“賽先生”,以馬克思主義的科學(xué)立場(chǎng)、觀(guān)點(diǎn)和方法鑒別并清除殘留在傳統文化土壤中的糟粕;同時(shí),激活其中的開(kāi)放性和包容性因子,使其精華重新煥發(fā)出新的活力,朝著(zhù)符合現代化需要的方向進(jìn)行創(chuàng )造性轉化和創(chuàng )新性發(fā)展。

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造

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是又一次思想解放,讓我們能夠在更廣闊的文化空間中,充分運用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的寶貴資源,探索面向未來(lái)的理論和制度創(chuàng )新?!暗诙€(gè)結合”不僅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的方法論,而且是新時(shí)代發(fā)展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的方法論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“社會(huì )主義并沒(méi)有定于一尊、一成不變的套路,只有把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原則同本國具體實(shí)際、歷史文化傳統、時(shí)代要求緊密結合起來(lái),在實(shí)踐中不斷探索總結,才能把藍圖變?yōu)槊篮矛F實(shí)?!边@為我們在新時(shí)代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創(chuàng )新創(chuàng )造提供了理論路徑。

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具體展開(kāi),不僅涉及政治經(jīng)濟領(lǐng)域的問(wèn)題,而且涉及思想文化領(lǐng)域的問(wèn)題。這主要表現為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立足不同歷史時(shí)期的現實(shí)需要,圍繞我國社會(huì )政治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實(shí)際,運用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原則,從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中汲取安邦濟世、治國理政的智慧,從而以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形式指導政治經(jīng)濟發(fā)展。這表明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原則與中華傳統文化相結合,是以改造中國社會(huì )政治經(jīng)濟狀況的實(shí)踐為邏輯中介的。這兩個(gè)過(guò)程的交匯融合是歷史與邏輯的統一,不僅蘊含著(zhù)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方法論,而且是推動(dòng)中國特色社會(huì )主義理論與制度創(chuàng )新的方法論。就這個(gè)意義而言,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從治國理政視角賦予了中國式現代化深厚的文化底蘊。

把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原則與中國歷史文化傳統相結合,生成人民群眾喜聞樂(lè )見(jiàn)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文化。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蘊含的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價(jià)值觀(guān)主張,同中國人民在長(cháng)期生產(chǎn)生活中形成的價(jià)值取向具有高度契合性?;仡櫩茖W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最初與中華傳統文化的結合,辯證法思想、社會(huì )理想、價(jià)值取向等都是二者契合的初始交集。因此,只有準確把握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同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價(jià)值觀(guān)主張的高度契合性,才能搭建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融會(huì )貫通的橋梁和紐帶。為此,我們需要不斷探究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原則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的內在關(guān)系,推動(dòng)馬克思主義思想精髓同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精華的貫通、同人民群眾日用而不覺(jué)的共同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的融通,從而使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理論有更為鮮明的中國特色,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(shí)代化有更為堅實(shí)的歷史基礎和群眾基礎。

把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原則與時(shí)代要求相結合,構建符合時(shí)代精神與進(jìn)步方向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文化。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力量在于它不僅僅是反映和表達現實(shí),而且能夠在反思和批判現實(shí)的過(guò)程中塑造和引導新的時(shí)代精神。將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原則與時(shí)代要求結合,改造中華傳統文化,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時(shí)代化的融合過(guò)程,也是推進(jìn)“第二個(gè)結合”的科學(xué)方式方法。具體而言,一方面,按照時(shí)代特點(diǎn)和要求,準確把握文化傳承發(fā)展的內在規律,對那些至今仍有借鑒價(jià)值的內涵和陳舊的表現形式加以改造,賦予其新的時(shí)代內涵和現代表達形式,激活其生命力;另一方面,按照時(shí)代的新進(jìn)步新進(jìn)展,汲取世界其他民族中反映時(shí)代需要和全人類(lèi)共同價(jià)值的優(yōu)秀文化,從而凝練和升華為與時(shí)俱進(jìn)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。

返回原圖
/